<strike id="ftt1t"><i id="ftt1t"><cite id="ftt1t"></cite></i></strike>
<strike id="ftt1t"></strike>
<strike id="ftt1t"><i id="ftt1t"><cite id="ftt1t"></cite></i></strike>
<strike id="ftt1t"></strike><strike id="ftt1t"></strike>
<ruby id="ftt1t"><i id="ftt1t"><cite id="ftt1t"></cite></i></ruby>
<strike id="ftt1t"></strike>
<strike id="ftt1t"></strike>
<strike id="ftt1t"></strike>
您好,歡迎進入將軍山學校網站
站內搜索
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美文共享
成為有課程智慧的教師
發布時間:20-03-31 10:15發布人:jjsxx點擊量:4184

推薦理由:所學校的教育質量不會超出學校教師的質量,或者說教師質量的高低某種程度.上決定著學校教育質量的高低,所以教師的成長問題是教育發展或學校發展不容忽視的重要課題,而文章從五個方面講述了教師成長的路徑:成為有課程智慧的教師,成為有教學智慧的教師,成為有管理智慧的教師,成為有人格魅力的教師,成為有思考習慣的教師,言之有理,言之有情,言之有道,值得一讀。

中國的教師一直被稱為“教學工作者”,這是對的。但是,一個優秀的“教學工作者”首先是一個出色的“課程工作者”。所謂“課程工作者”,就是說,他不是一個簡單的“教教材”的人,他首先是一個“調整教材”“補充教材”或“重新開發教材”的人。優秀的教師總是在調整、補充或開發教材,或者說,優秀的教師一直在參與課程資源的開發和利用。

課程資源開發和利用可能表現為“補充教材”,這是比較溫和的形態;也可能表現為“更新教材”,這是比較激烈的形態;還可能表現為“校本課程開發”,這是比較充分的形態。吃透”教材。

在變革教育傳統的過程中,總會提出一些教育隱喻或教育口號。新課程有一個流行的課程口號:“不是教教材,而是用教材教”。這個口號是有意義的,但也容易誤解,如有些教師以為新課程不重視教材,可以隨意調整、更換教材。

教師可以補充或開發新的教材,但補充和開發新教材的前提是盡可能“吃透”并“利用”現有的教材。

“吃透”意味著教師對教材“了如指掌”,而不是“伸手不見五指”。教材一旦被教師“吃透”,則這份教材在教師的心中已經“明朗透亮”,而不是“一團漆黑”。有些教師“吃透”之后甚至可以“背誦”教材,雖然沒有必要建議每個教師都能夠背誦教材,但教師應該對教材有基本的了解和熟悉。

“吃透”教材之后,教師可以“利用”教材?!袄谩苯滩氖紫瓤梢员憩F為“調整”教材,即保持教材的總量不變,只是變換教材中各個教學單元的順序。只要不至于引起學校管理上的混亂,教師是可以調整教材的。

“利用”教材也可以表現為“整合”教材?!罢稀辈恢皇钦{整教材的順序,而且是將教材中的各個知識點綜合起來,使各個知識點之間相互照應,融合為新的主題?!袄谩苯滩倪€可以表現為“解讀”或“解構”教材,即教師引導學生盡量解釋和發掘教材背后的意義,或者以懷疑、批判的方式使原有的教材顯露另外的意義。

“補充”教材。

補充教材實際上是以“加法”的態度對待教材?!把a充教材 ”的方式既能夠保證教師不至于“照本宣科”,又能夠讓教師減少考試的焦慮。

教師、學生和教材三者構成了教學的關鍵要素。如果教師在上課之前,已經積累了豐富的課程資源,并圍繞某個教學主題給學生提供相關的材料,那么,這樣的教學在“上課”之前,就已經“成功了一半”。

“更新”教材。

如果教師發現現有的教材絕大部分內容都比較過時、落后或者不適合學生學習,那么,教師就可以考慮用另外的教材替換現有的教材。在傳統的教材制度背景中,更新、更換教材是不可想象的事情,但是,當市場上出現多種版本的教材之后,這種更新、更換教材已經不再是新聞。

“更新教材”也可以視為“補充教材”的形式。它意味著教師用新的教材替換所有或絕大部分教材的內容,而“補充教材”雖然也更新了教材,但以維護原有的教材為前提。

“更新教材”是先做“減法”,再做“加法”。沒有必要期待所有的教師都有更新、更換教材的能力。教材的開發與編寫需要專業的素養和的經歷,大量提供補充材料。只要這些材料是對學生的成長和發展有額外的時間??傆幸恍┙處?,他們憑借自己寬廣的閱讀面和豐富的經歷,大量提供補充材料。只要這些材料是對學生的成長和發展有意義的,那么,這些材料就可以進入課堂,成為學生學習的基本材料。中國曾經有過多次教育改革(或教育實驗),其中很多教育改革實際上只是“教學改革”,也就是“教學方法改革”。

有效的教學改革原本應該是課程改革,應該使教材和教學方法同時發生改變。否則,教師就只能在教學方法.上作一些微調,而不能使教育發生整體的轉換。2000 年前后,中國教育界出現的教育改革稱為“課程改革”、“新課程”,而不是單一的“教學改革”、“新教學”,這是有道理的。

如果教材錯了,教學方法無論如何調整,終歸是一種微調,甚至會“助紂為虐”。也可以說,如果只改變教學方法而不改變教材,至多只有“正確地做事”的效應,而且很可能是正確地做錯誤的事情。方法是對的,方向卻錯了。教材改變意味著首先保證“做正確的事情”。顯然,“做正確的事情”比“正確的做事情”更重要。